当前位置:主页 > 香港最快开奖现场直播开奖记录开心网站 > 中国UFO三大谜案河北飞人是什么?!

选择字号: 选择字色:   选择背景色:

中国UFO三大谜案河北飞人是什么?!

作者:admin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内容来自dedecms

织梦好,好织梦

  1977年7月—9月,在河北省肥乡县发生了震惊冀南大地的神秘事件,该县北高乡北高村21岁的村民黄延秋,先后三次在夜晚神秘失踪。第一次黄延秋晚上八九点在家中睡觉,午夜1时左右,不知何故却出现在约1000公里外的南京一大商店门前,又被两神秘交警买票送上开往上海的火车……第二次是晚上9时余,本来睡在院子里床上的黄延秋,半夜一觉醒来,却出现在约1200公里外的上海火车站广场,又是两个穿着军装的神秘人物先后指点他乘船、乘车,最后送他进入一个有他邻村乡亲亲戚在其中做军官的军营中……第三次则最神奇,仍是在夜晚,黄延秋刚出生产队长家门,就眩晕倒地,失去知觉。

内容来自dedecms

  午夜醒来时,出现在兰州一旅馆中,两位自称是山东高登民、高延津的二十几岁的青年人,自称是黄延秋三次失踪事件的安排者,在第三次,高登民、高延津用9天时间,不借助任何飞行器械,先后背负黄延秋从兰州飞往北京,从北京飞往天津,天津飞往哈尔滨,哈尔滨飞往长春,长春飞往沈阳,沈阳飞往福州,从福州飞往南京,南京飞往西安,西安飞往兰州,总是在白天休息,夜晚飞行,在终点站兰州将黄延秋以未知的方式送回了河北肥乡县北高村的家中。黄延秋的三次神秘失踪及他自述被两位神秘人物背负以高于当时列车20—40倍速度飞往9个省城及直辖市的事件,轰动当地,当年底由肥乡县公安局、宣传部、武装部联合写了一个报告,上报了邯郸地委……上海原部队领导吕庆堂的调查报告

本文来自织梦

  记录:(吕庆堂说)我只见过黄延秋一次,是黄第一次来高炮师部队军营的时候,在我家住了一个晚上,我和他谈过话,觉得黄是个非常憨厚的农民,问他话时,他才回答几句。黄第一次来我家的经过是:我用部队小车,派了后勤部副部长芦俊喜和从家乡来的黄的表哥黄延明和远亲钱郝的一起去上海市蒙自路收容站领出黄的。接到我家后。给他吃了一斤挂面。第二天,就派芦俊喜副部长和干事王惠恩送黄等乘火车回老家的。 织梦好,好织梦

  黄第二次来我家是他自己一人找到我家的。当时我在南京开会,是我老伴和儿子吕海山接待的,儿子给他煮了一斤挂面,全吃了,吃了就呼呼睡了。我老伴找后勤部副部长芦俊喜打电话到南京向我请示,我电话中决定派车送黄上火车,叫芦俊喜和我儿子在第二天给黄买火车票和点心后送黄上火车,我还叫副部长训黄一顿。第二天派了车,由儿子海山送黄到火车上,给他买了吃的,还给他零用钱,直看到火车开后才回家。 dedecms.com

  对黄延秋第二次来我家一事我很奇怪。第一次来,是用部队小车把他接到我家的,而第二次来是黄延秋穿过上海市到浦东这么远的路来的(从上海原北站到部队营地,香港最快开奖现场直播,坐车、坐船要一个半小时)。他不知道路和我家地址,他是怎么找到我家的?不知道!而部队门卫和传达室都不知道黄进来,他不经过门卫和传达室是怎么进来的?黄从家乡来上海一天多就到达,太快了。我不理解黄延秋两次来我家的原因,都是有人问他,他才说话回答,不和其他人谈话。 本文来自织梦

  第一次是用吉普车把黄延秋从上海收容所接到我们部队的,黄根本无法知道行车路线。第二次他自己来,要从上海火车站(北站)坐65路公共汽车到外滩,摆渡过江,再乘81路公共汽车到高桥,再换乘到高行的公共汽车到陆家堰下车,才能找到我部队,他是不可能知道路线的。 copyright dedecms

  后来,我和吕庆堂回老家,听吕庆堂妹妹讲,黄延秋第二次回去后,又走出去九天,到各地去了,他的养母也不找他了。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先后有邯郸地委书记、肥乡县委宣传部等领导同志出面证明了该事件的真实性,中国 U FO研究会常务理事林起同志和上海UFO研究会章云华同志又在上海调查,写出了证明材料,这确实是一次震惊中外的神秘失踪案,本着为科学为历史负责的精神,我们这次把这些材料汇编在一起征得当事人的同意,完全用真名字真地点,作为一部历史性记录留给后世。这一谜团,相信在UFO研究界和科学界的不断追求探索中,终能揭开神秘的面纱。

内容来自dedecms

dedecms.com

织梦好,好织梦

  1977年7月—9月,在河北省肥乡县发生了震惊冀南大地的神秘事件,该县北高乡北高村21岁的村民黄延秋,先后三次在夜晚神秘失踪。第一次黄延秋晚上八九点在家中睡觉,午夜1时左右,不知何故却出现在约1000公里外的南京一大商店门前,又被两神秘交警买票送上开往上海的火车……第二次是晚上9时余,本来睡在院子里床上的黄延秋,半夜一觉醒来,却出现在约1200公里外的上海火车站广场,又是两个穿着军装的神秘人物先后指点他乘船、乘车,最后送他进入一个有他邻村乡亲亲戚在其中做军官的军营中……第三次则最神奇,仍是在夜晚,黄延秋刚出生产队长家门,就眩晕倒地,失去知觉。 内容来自dedecms

  午夜醒来时,出现在兰州一旅馆中,两位自称是山东高登民、高延津的二十几岁的青年人,自称是黄延秋三次失踪事件的安排者,在第三次,高登民、高延津用9天时间,不借助任何飞行器械,先后背负黄延秋从兰州飞往北京,从北京飞往天津,天津飞往哈尔滨,哈尔滨飞往长春,长春飞往沈阳,沈阳飞往福州,从福州飞往南京,南京飞往西安,西安飞往兰州,总是在白天休息,夜晚飞行,在终点站兰州将黄延秋以未知的方式送回了河北肥乡县北高村的家中。黄延秋的三次神秘失踪及他自述被两位神秘人物背负以高于当时列车20—40倍速度飞往9个省城及直辖市的事件,轰动当地,当年底由肥乡县公安局、宣传部、武装部联合写了一个报告,上报了邯郸地委……上海原部队领导吕庆堂的调查报告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记录:(吕庆堂说)我只见过黄延秋一次,是黄第一次来高炮师部队军营的时候,在我家住了一个晚上,我和他谈过话,觉得黄是个非常憨厚的农民,问他话时,他才回答几句。黄第一次来我家的经过是:我用部队小车,派了后勤部副部长芦俊喜和从家乡来的黄的表哥黄延明和远亲钱郝的一起去上海市蒙自路收容站领出黄的。接到我家后。给他吃了一斤挂面。第二天,就派芦俊喜副部长和干事王惠恩送黄等乘火车回老家的。 本文来自织梦

  黄第二次来我家是他自己一人找到我家的。当时我在南京开会,是我老伴和儿子吕海山接待的,儿子给他煮了一斤挂面,全吃了,吃了就呼呼睡了。我老伴找后勤部副部长芦俊喜打电话到南京向我请示,我电话中决定派车送黄上火车,叫芦俊喜和我儿子在第二天给黄买火车票和点心后送黄上火车,我还叫副部长训黄一顿。第二天派了车,由儿子海山送黄到火车上,给他买了吃的,还给他零用钱,直看到火车开后才回家。 内容来自dedecms

  对黄延秋第二次来我家一事我很奇怪。第一次来,是用部队小车把他接到我家的,而第二次来是黄延秋穿过上海市到浦东这么远的路来的(从上海原北站到部队营地,坐车、坐船要一个半小时)。他不知道路和我家地址,他是怎么找到我家的?不知道!而部队门卫和传达室都不知道黄进来,他不经过门卫和传达室是怎么进来的?黄从家乡来上海一天多就到达,太快了。我不理解黄延秋两次来我家的原因,都是有人问他,他才说话回答,不和其他人谈话。

dedecms.com

  第一次是用吉普车把黄延秋从上海收容所接到我们部队的,黄根本无法知道行车路线。第二次他自己来,要从上海火车站(北站)坐65路公共汽车到外滩,摆渡过江,再乘81路公共汽车到高桥,再换乘到高行的公共汽车到陆家堰下车,才能找到我部队,他是不可能知道路线的。 内容来自dedecms

  后来,我和吕庆堂回老家,听吕庆堂妹妹讲,黄延秋第二次回去后,又走出去九天,到各地去了,他的养母也不找他了。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先后有邯郸地委书记、肥乡县委宣传部等领导同志出面证明了该事件的真实性,中国 U FO研究会常务理事林起同志和上海UFO研究会章云华同志又在上海调查,写出了证明材料,这确实是一次震惊中外的神秘失踪案,本着为科学为历史负责的精神,我们这次把这些材料汇编在一起征得当事人的同意,完全用真名字真地点,作为一部历史性记录留给后世。这一谜团,相信在UFO研究界和科学界的不断追求探索中,终能揭开神秘的面纱。

织梦好,好织梦

  展开全部1977年7月—9月,在河北省肥乡县发生了震惊冀南大地的神秘事件,该县北高乡北高村21岁的村民黄延秋,先后三次在夜晚神秘失踪。第一次黄延秋晚上八九点在家中睡觉,午夜1时左右,不知何故却出现在约1000公里外的南京一大商店门前,又被两神秘交警买票送上开往上海的火车……第二次是晚上9时余,本来睡在院子里床上的黄延秋,半夜一觉醒来,却出现在约1200公里外的上海火车站广场,又是两个穿着军装的神秘人物先后指点他乘船、乘车,最后送他进入一个有他邻村乡亲亲戚在其中做军官的军营中……第三次则最神奇,仍是在夜晚,黄延秋刚出生产队长家门,就眩晕倒地,失去知觉。

copyright dedecms

  午夜醒来时,出现在兰州一旅馆中,两位自称是山东高登民、高延津的二十几岁的青年人,自称是黄延秋三次失踪事件的安排者,在第三次,高登民、高延津用9天时间,不借助任何飞行器械,先后背负黄延秋从兰州飞往北京,从北京飞往天津,天津飞往哈尔滨,哈尔滨飞往长春,长春飞往沈阳,沈阳飞往福州,从福州飞往南京,南京飞往西安,西安飞往兰州,总是在白天休息,夜晚飞行,在终点站兰州将黄延秋以未知的方式送回了河北肥乡县北高村的家中。黄延秋的三次神秘失踪及他自述被两位神秘人物背负以高于当时列车20—40倍速度飞往9个省城及直辖市的事件,轰动当地,当年底由肥乡县公安局、宣传部、武装部联合写了一个报告,上报了邯郸地委……上海原部队领导吕庆堂的调查报告

copyright dedecms

  记录:(吕庆堂说)我只见过黄延秋一次,是黄第一次来高炮师部队军营的时候,在我家住了一个晚上,我和他谈过话,觉得黄是个非常憨厚的农民,问他话时,他才回答几句。黄第一次来我家的经过是:我用部队小车,派了后勤部副部长芦俊喜和从家乡来的黄的表哥黄延明和远亲钱郝的一起去上海市蒙自路收容站领出黄的。接到我家后。给他吃了一斤挂面。第二天,就派芦俊喜副部长和干事王惠恩送黄等乘火车回老家的。

本文来自织梦

  黄第二次来我家是他自己一人找到我家的。当时我在南京开会,是我老伴和儿子吕海山接待的,儿子给他煮了一斤挂面,全吃了,吃了就呼呼睡了。我老伴找后勤部副部长芦俊喜打电话到南京向我请示,我电话中决定派车送黄上火车,叫芦俊喜和我儿子在第二天给黄买火车票和点心后送黄上火车,我还叫副部长训黄一顿。第二天派了车,由儿子海山送黄到火车上,给他买了吃的,还给他零用钱,直看到火车开后才回家。 内容来自dedecms

  对黄延秋第二次来我家一事我很奇怪。第一次来,是用部队小车把他接到我家的,而第二次来是黄延秋穿过上海市到浦东这么远的路来的(从上海原北站到部队营地,坐车、坐船要一个半小时)。他不知道路和我家地址,他是怎么找到我家的?不知道!而部队门卫和传达室都不知道黄进来,他不经过门卫和传达室是怎么进来的?黄从家乡来上海一天多就到达,太快了。我不理解黄延秋两次来我家的原因,都是有人问他,他才说话回答,不和其他人谈话。

织梦好,好织梦

  第一次是用吉普车把黄延秋从上海收容所接到我们部队的,黄根本无法知道行车路线。第二次他自己来,要从上海火车站(北站)坐65路公共汽车到外滩,摆渡过江,再乘81路公共汽车到高桥,再换乘到高行的公共汽车到陆家堰下车,才能找到我部队,他是不可能知道路线的。 本文来自织梦

  后来,我和吕庆堂回老家,听吕庆堂妹妹讲,黄延秋第二次回去后,又走出去九天,到各地去了,他的养母也不找他了。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先后有邯郸地委书记、肥乡县委宣传部等领导同志出面证明了该事件的真实性,中国 U FO研究会常务理事林起同志和上海UFO研究会章云华同志又在上海调查,写出了证明材料,这确实是一次震惊中外的神秘失踪案,本着为科学为历史负责的精神,我们这次把这些材料汇编在一起征得当事人的同意,完全用真名字真地点,作为一部历史性记录留给后世。这一谜团,相信在UFO研究界和科学界的不断追求探索中,终能揭开神秘的面纱。 copyright dedecms



上一篇:中国的古代有没有外星人的历史 下一篇:找工作快看!高明这个单位招13名工作人员报名戳↓

随机推荐

热门推荐

六和彩三五图库| 六合赌侠六合网| 白姐玄机来料| 诸葛神算论坛| 香港王中王心水论坛| 今天晚上六合开什么| 香港正版挂版彩图资料| 福星联盟高手心水论坛| 下载十二生肖开奖现场直播| 正版特区总站第一份资料|